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万代
    魏征和陈爱河到了。

    这二人穿着寻常人的衣衫,和这穿着朝服的公卿们比起来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二人见礼。

    李世民目光扫过二人。

    他和魏征是很相熟的,可是对陈爱河很陌生。

    陈爱河肤色粗糙,即便穿了新衣,也是给人一种农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令李世民有些意外,他原以为这位陈家的子弟,至少也该像那世族子弟一般有翩翩气度。

    在短暂的诧异之后,李世民只颔首,他现在不急着和这二人打话,却是冷冷的大声道:“李祐何在呢?”

    外头的禁卫听了陛下的响动,片刻之后,便押着李祐进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一路来,李祐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,这天底下能处置他的人,只有李世民!

    可这李祐已自知自己完了,也知今日能不能保住性命,只能靠自己的父皇格外开恩。

    所以他故意披头散发,衣冠不整的狼狈进来,一进了大殿,便嚎啕大哭,而后拜倒在地,口里称:“儿臣死罪。”

    见着了李祐,李世民的心情再也没有办法平复。

    他豁然而起,看着李祐。

    这李祐哭的可谓是撕心裂肺,仿佛要抽搐过去,捶胸跌足的道:“儿臣……一时蒙了心智,恳请父皇恕罪,恕罪啊……儿臣这一路来,都在反醒……父皇,父皇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听到此处,禁不住眼眶微红。

    这毕竟是自己的骨肉,而且李祐的眉宇之间,最像自己,虽谈不上对他有多宠爱,可或多或少,还是有父子之情的。

    现在又听李祐哭的伤心,便以为他这一路吃了不少的苦头,于是李世民魁梧的身躯不由自主地颤了颤。

    李祐抬头,见父皇如此,心里知道自己的这一套起了效果,便更加是泪眼滂沱,捶打着自己的心口道:“父皇饶我这一会吧,再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用力地磕头,而后匍匐在地上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李世民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气,一开口,差点哽咽。

    说什么天家无情,皇帝便是称孤道寡,可实际上,所谓的上天之子,裹在这黄袍之下的,终究还是人,而在这躯体之中的,依旧是不断跳跃的心脏。

    李世民艰难的继续呼吸着。

    群臣一时肃然,此时谁也不敢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陈正泰心里则是在想,这李祐的演技倒是可以的,凭着这演技,只怕陛下未必肯杀他。

    此时,却听李世民道:“朕曾经告诫你不要亲近小人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。你素来性情乖戾缺少德行,被谄媚的言论所蛊惑,以至盲目自大,不知天高地厚,视万千人的性命,当做你的儿戏。”

    他一面说,一面徐徐走下了金銮殿,看着这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的儿子,又严词厉色道:“现在呢,现在终于招致祸端自取覆灭,真是愚蠢到极致。朕是万万想不到,你竟变成枭獍一样的人,忘记忠孝,扰乱太原,若非是国家有忠臣志士竭力保全,似魏征和陈爱河这样的人深入虎穴,拼了性命地周旋于虎狼之穴,这才没有使太原酿出大祸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世民身躯颤抖的更加厉害,他一步步的走到了李祐面前,恶狠狠的继续道:“你今日见了朕,倒是自知死罪了,今日到了朕的脚下,方才知道求饶吗?你这丧心病狂的败犬,简直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手指着李祐,李世民厉喝。

    李祐听到此,身躯一颤,哀告道:“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可李世民的语速,却是越来越快,大喝道:“你乃是朕的儿子,朕敕封你为晋王,令你为太原都督,给与你荣华富贵,也给你何其大的权柄。可是你既不能做维护国家的人,反而如堆积的薪柴一样危险;朕将你养大,可你却破坏了磐石一样的亲情,成为寻衅滋事的逆子。你违背礼义,为天地所不容。自你谋反时起,便已经抛弃了父兄,背叛了你的君主,为人神所共怒。你以前是我的儿子,今天则是国家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李祐听出了弦外之音,忙道:“儿臣已知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李世民大笑:“你现在倒是知道错了,可是这世上有的错却是犯不得的。你今日既生是贼臣,死了便是逆鬼,事到如今,还想苟且偷生吗?朕在过往的时候,就没有听说你有任何好的名声,朕当时还在念着,是不是朕哪里管教无方,还在恼怒那上书揭发你的罪行的狄仁杰。可是现在在朕的眼里,你身上有着无穷的劣迹。你的行为,和郑叔、以及汉朝时的戾太子一样,已到了伤天害理的地步,朕虽为你的生父,此时所念的,只是羞愤难当。生下你这逆子,让朕上惭皇天,下愧后土,更没有面目祭告祖先。到了如今,你口口声声要免死,朕来问你,你的死罪免了,那么你那些被诛杀的党羽呢?他们也该赦免吗?”

    李祐顿时想到了当日,被魏征诛杀的那些党羽的画面,那一日的血腥,李祐迄今还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李世民死死的盯着他,继续道:“若是他们不能得到赦免,就算是此后,犯有大逆的人也无法赦免。那么朕为何单单只赦免你一人呢?你这不忠不孝之徒,
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万代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