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烦恼
    李世民的心情,果然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认为陈正泰这是知道他受到了刺激,所以想要借故安慰他。

    而且李祐的谋反,对于李世民的伤害很大,陈正泰将这些记下来,供稿给新闻报,某种程度,也能缓解市井之中对于皇家的非议。

    因而李世民感慨道:“这普天之下,唯有正泰深得朕心哪。”

    这是李世民的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虽说自己是个天子,可是即便是皇帝,看着这些群臣,有时候也很头痛,君子们成天说三道四,今天不满这个,明天骂这个。仿佛不将李世民骂个狗血淋头,就不是君子似的。

    而性子油滑之人,私心却往往更重,围绕在他的身边,每日阿谀奉承,可李世民是何等精明的人,心知这些人不过是想从他的身上得到更高的位置罢了。

    可陈正泰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李世民突然对陈正泰道:“侯君集此人,你怎么看待?”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一问,显然这已成了李世民的心事。

    李世民深谙用人之道,他总能轻车熟驾的驾驭着群臣,可也有看走眼的时候,对于侯君集,其实他本是很放心的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群臣之中,将军之中,年纪比李世民小的,且还有能力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至于李靖、程咬金这些,比李世民年龄还大,等再过几年,无论当初如何善战,却都已是垂垂老矣,不知尚能饭否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李世民格外的器重侯君集的原因,此人是大将之才,倘若哪天他的身子不成了,而太子年纪又小,天下不知多少人对于朝廷虎视眈眈!

    太子若是克继大统,身边就必须有个能用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巡视太原的事,让李世民产生了警觉,他意识到,侯君集并非自己想象中那般赤胆忠心,此人有油滑的一面。

    油滑其实也没什么,谁没有自己的私心呢?

    可侯君集的身份而言,却是不允许其油滑的,因为他能力很大,地位也很高,李世民自觉得自己可以驾驭他,可自己的儿子……能驾驭一个城府很深,却只晓得一味揣摩上意的侯君集吗?

    陈正泰一听侯君集三字,其实心里已经了然了。

    陛下这是对侯君集产生了怀疑!

    陈正泰想了想道:“侯将军乃是大将之才,可以独当一面,若是给他一支军马,天下能克制他的人,只怕寥寥无几。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,可谓当世名将。”

    这绝不是单纯的吹捧,实际上,侯君集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陈正泰可不只是吹捧侯君集,因为他的话,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……却令李世民的脸色格外的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当世名将。

    在军中很有威望,如今又成了吏部尚书,算是半个太子的岳父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……能力越大,若是德行不好,危害也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曹操、司马懿、陈霸先这些人,哪一个人的能力低了?

    李世民顿时明白了陈正泰的心意,他不禁叹了口气道:“德才兼备,德在才先,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番感慨,显然是想通了什么,而后看着陈正泰,又叹息道:“先令他做这个吏部尚书吧,朕另有布置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张千:“去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张千会意,恭谨地颔首道:“奴遵旨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心里想,咦,怎么听着侯君集要倒霉了?不过……他说了侯君集的坏话吗?

    李世民随即道:“人才的选拔,是慎之又慎的事,朕当初年轻的时候,一味只提拔有才之人,所谓不拘一格降人才,那是因为朕自信自己的才能,远胜他人,就算有人别有企图,朕也可以反手之间,令他们灰飞烟灭。可现在……朕年岁已长,感觉到身子大不如从前,此时才发现,人的德行,也是至关重要的事啊!可是太子……总是令朕担忧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不由道:“陛下难道听到了一些太子不好的事?”

    李世民皱紧眉头:“他太心浮气躁了,也容易轻信于人,不具备洞察人心的能力。这是做太子的大忌,未来若是做了天子,也是做皇帝的大忌。你总是觉得朕对太子苛刻吧,可是……正泰啊,朕若是只一味念着父子之情,令太子继续浮躁下去,将来他做了皇帝,如何担当这大唐的天下呢?无数人的福祉,都寄托在了皇帝身上,百姓们盼望着的,就是明君,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安居乐业?如若不然,似那隋炀帝,似那晋惠帝一般,引起了动乱,这些后果,最终还是天下的百姓们去承受啊。”

    “朕是征伐出身,南征北战这么多年,从来不相信天命,也不信什么人天生下来就该做皇帝,这所谓的天命之学,
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烦恼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