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则无鱼
    显然,这件事比房玄龄此前所预料到的情况要严重的多。

    朝政分立。

    等于是鸾阁直接染指大臣们的进言上奏,以及刑部、大理寺和御史台的大权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还可能涉及到了半个吏部。

    想想看……大量的大臣被人诉讼,通过这些铜匣子的检举,进行暗查和秘访,一旦鸾阁抓住了把柄,向皇帝进言,或者是将这公布于众,那么……这百官的升调和罢免,岂不是有一半都落入了鸾阁手里了?

    许敬宗已经开始心虚了。

    他心知这样下去,最先完蛋的就是他这个中书舍人。

    可其他的宰相就没有过错吗?

    六部的尚书,还有侍郎们,就没有过错吗?

    此时,倒是杜如晦正色道:“应该立即去见驾,无论如何也要据理力争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好如此了。”房玄龄叹了口气,随即吩咐一个文吏:“去通报一声,就说我等要觐见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于是宰相们,匆匆的赶往文楼。

    只是来的时候,遥看着与文楼相对的建筑,那此前的武楼,如今已改成了鸾阁,这太极殿的配属设施伫立着,而暗藏在殿中的女人,似乎这一次,让大家晓得了厉害。

    “这些妇人……怎么就这般的厉害!”杜如晦绷着脸,气咻咻的道:“房公,老夫总是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却是深深的看了杜如晦一眼,他觉得杜如晦话里有话,而后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那上面有房夫人抓伤的新痕,不知……是不是已经消去了,于是他略显尴尬道:“妇人行事,便是如此,老夫早有领教。”

    杜如晦听罢,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而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房玄龄一眼,幽幽地叹了一声: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房玄龄则皱着眉头道:“不过老夫以为,殿下身边一定有个高人在指点,只是……这个高人到底是谁呢?莫非……是陈正泰?”

    “陈正泰?”杜如晦忌讳的样子:“十有八九是他了,这家伙……自己躲在幕后,操控着啊啊,公主殿下,哎……”

    杜如晦长吁短叹着。

    而后,众人一齐到了文楼。

    文楼里,李世民已搁下了新闻报,抬头见众宰相们进来行了大礼。

    李世民此刻露出似笑非笑样子,新闻报他已看过了,没想到………今日鸾阁直接进行了反制,这一手真是厉害了,连李世民都不禁钦佩。

    原来还有这个王法。

    女人们的战斗力,总是让人叹为观止的。

    这是思维僵化的李世民,决计没有想到的事。

    用李世民的军事观念来说,等于是鸾阁直接出了骑兵,偷袭了三省,把他们后方的粮草给烧了个干净,断了人家的后路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为何,三省和鸾阁闹的这样厉害,可今日,三省的宰相们终于憋不住,跑来跟他这个皇帝告状的缘故。

    告状……本身就是示弱的表现,说明三省已经拿鸾阁没有办法了,既然自己解决不了鸾阁,那就请‘爹’(皇帝)出马,直接干掉鸾阁。

    当然,三省似乎认错了爹。

    因为李世民才是鸾阁令李秀荣的亲爹啊。

    此时,李世民道:“诸卿来此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陛下可看了新闻报?”房玄龄不卖关子,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倒是看过。”李世民微笑。

    房玄龄皱眉道:“这头版实在不像话,陛下,三省六部制,自古皆然,已是行之有数百年了,臣没听说过设铜匣子,令天下人进书,又设登闻鼓,令人直接鸣冤的道理。三省六部,各司其职,进言的自管进言,管理刑狱的则负责司法,此为典章。现如今,鸾阁竟是无事生非,这令臣等很是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噢,这样啊……”李世民点头:“三省六部,确实是自古皆然,行之有年。不过朕这里,也有一份秀荣的奏疏。”

    遂安公主居然先跑来告状了……

    果然是妇道人家啊,告状都比别人跑的快。

    房玄龄的表情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李世民却道:“这奏疏里有一句话,让朕印象深刻,上头说,三省六部,行之有年,可谓历朝历代的典章,从未更改。可是为何……这历朝历代,多则七八十年,少则二三十年,王朝便要兴废呢?可见……行之有年的东西,未必就好。此言……正合朕心,大唐要开万世基业,就不能拿着那些亡国之君们的典章,来当做宝贝,房卿意下如何呢?”

    房玄龄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定不是遂安公主说的,遂安公主没有如此的伶牙俐齿,八成就是陈正泰那个狗东西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又道:“当然,他们也自知鸾阁的章法,未必就是完美无缺,所以只是想尝试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国家重器,怎么可以轻易尝试呢?”杜如晦再也忍不住地怒气冲冲的道。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这孩子都可以做诸卿的孙女了,年少又无知,而且……朕听闻你们总
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则无鱼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