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
    绝大多数的军士,都只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而有的军士,则迅速被组织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很明确,直奔司马府。

    司马府里,早已闻知了营变的消息。

    一时风声鹤唳。

    其实任何军将都心知肚明,遇到了这种营变,不过是某些士卒们因为怨恨和不满发起的罢了,一般都出现在夜间,夜里军将们对士兵的控制力减弱。与此同时,将士们容易盲目。

    只要坚持到天明,那么就可以收拢还忠心的军队,弹压那些死心塌地的乱兵。

    因而这司马府已被最亲信的亲兵,层层的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率先抵达的乱兵其实并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是跟随着伍长而来的曹阳在其内,也不过数百人而已。

    可人一到,亲兵们却已先散了大半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亲兵道:“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转过身,竟是随着叛军的洪流,杀入了司马府。

    人心竟至于此。

    曹阳是愤怒的,可是其他人何尝不愤怒呢?

    唐军毕竟还太遥远,更不必说彼此血浓于水的同族之情,现在弹压和杀戮他们的乃是高昌国的司马,破灭他们希望的乃是高昌国的国主。

    人一旦绝望,你又将这些绝望的人聚集在一起,分发给他们武器,妄图让他们为你去死,这是何其可笑之事。

    曹阳随着无数的人,进入了这座巨大的府邸,四处搜寻曹端的踪迹。

    终于在后宅,人们冲进了一处厢房,这里有床榻,一应的桌椅俱全,大家点起了火把,火把闪耀着,里头却是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可曹阳眼尖,突然看到了床榻下的一双靴子,立马道:“那是曹司马的靴子。”

    经人这般的提醒,有人猫腰,果然看到胡床之下,藏着一人。

    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床底,曹端正瑟瑟发抖,他自己都没想到情况会变得如此的糟糕。

    听到士兵们喝令,他一下都不敢动弹,而是期期艾艾地道:“饶命!”

    曹阳冷笑,他厉声道:“刘毅一定也向你求饶,你为何不饶他性命!”

    曹端恐惧地道:“此王命也,军中法度如此。”

    曹阳便冷冷地道:“那么我们也执行王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叛乱,何来王法?”

    已有人上前,拖拽着曹端从床底出来,曹端披头散发,早已没了往日的气概。

    曹阳身边的伍长道:“杀人偿命便是王法!”

    曹端吓得脸色苍白,此时竟是惊惧万分地拜下,磕头如捣蒜道:“饶我一命,这里的珠宝尽都赐你们?”

    “我们自己不会取吗?”曹阳觉得眼前这人极可笑。

    曾经他对于曹端还有过敬畏,总觉得这司马虎虎生风,有大将之风。可现在看来……和他这田舍汉相比,也没有聪明多少。

    曹端像是捉着最后的救命稻草般,眼中透着害怕,口里则是大喝道:“你们敢杀我,便是诛灭九族的大罪。”

    “我敢杀!”说罢,怒不可遏的曹阳率先上前,手中的长刀翻起,刀尖狠狠朝着曹端胸前一刺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曹端发出了不甘的吼叫。

    而后,众人齐上,只片刻功夫,曹端便已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只是将士们的刀大多不好,曹端又披着甲,虽是受创严重,整个人成了血葫芦一般,却还没气绝,只是不断的嘶吼叫骂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……

    金城到处都是火把,亮如白昼,县中司马府至刑、户、礼、祠等各衙署,统统被毁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等到黎明升起,曙光初露。

    人们摘下了旄旗,这曾经汉天子的信物,在此屹立了数百年,而如今,却被一面新的旌旗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大汉太遥远了,遥远到人们已失去了记忆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一面唐旗张挂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们看着这面陌生的旗帜,似乎又开始对于生活,生出了些许的希望。

    叛乱的消息,疯了似的开始传开。

    金城乃是通往整个高昌国的门户,而现在……门户洞开。

    消息传递至高昌。

    麴文泰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,事情居然恶化得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而显然,金城只是一个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敦煌郡出现了大量的乱民,镇西关也反了。

    而后……

    各地都传来了急报。

    人心浮动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的,麴文泰几乎要昏厥过去,他无
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