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六百零六章:册封
    李世民闻言大笑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发现自己有些跟不上陈正泰的思维。

    某种程度而言,陈正泰总能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可是细细去思量,却又发现这些惊人之语里,也有着另一番的道理,令人值得深思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李世民便启程,随一队禁卫以及浩浩荡荡的天策军护军营前往仁川了。

    人马一路南下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这护军营的规模,也有数千人之多,足以保护李世民的安全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天策军,是不会将区区百济放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这刚到百济的境内。

    此时,却见一队人马在此等候着了。

    似乎这些人早就来了,居然还安扎了营寨。

    李世民心里好奇,立马让人先行去询问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便有人来回报道:“禀陛下,百济王与新罗王率百官在此静候陛下,除此之外,还有倭国使节也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是前些日子打算动身来这百济的,百济人立即有所察觉,倒并不意外,可是他没想到,这新罗人的动作,居然比百济还快。

    据传是这新罗王听闻大唐皇帝要经百济,居然也不和百济国打招呼,亲自骑着快马,日夜不停,便赶了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百济和新罗可是宿仇,这番举动十分胆大,一不小心,就有可能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了。

    可那新罗王显然还是冒了这个风险,他的算计之中,觉得百济再怎样大胆,也不敢阻拦自己前去迎接大唐皇帝的圣驾。

    于是,此人招摇过市,竟和百济王一道在此侯了一天。

    事实上,大唐灭高句丽的消息,给予了所有人足够的震撼。

    倒不是单单因为高句丽的灭亡,而是这个灭亡的速度实在太快了。

    堂堂高句丽尚且如此,何况是区区的百济和新罗呢?

    这种狐死兔悲的感觉还是深有感悟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百济的倭国使者,也感受到了这巨大的压力,大唐的水师本就犀利,已经控制了附近的海域,若是再搭配上这可怕的天策军,就难免让人觉得可怖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过境,百济王与新罗王纷纷上前,行了大礼道:“小王见过天子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见二人在自己的马下卑躬屈膝的样子,不由瞥了陈正泰一眼,陈正泰则回以一个无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李世民便笑道:“不必多礼,在此候着朕,风餐露宿,只怕很是辛苦吧。”

    新罗王率先道:“不敢,为王前驱,本是小王的本份。”

    好吧,为王前驱的典故居然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陈正泰大抵能感受到这位新罗王满满的求生欲了,禁不住心里吐舌头。

    李世民便笑了笑,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便领着人在此歇了一阵。

    百济王提供了沿途的膳食,都是从百济宫中带来的厨子。

    味道嘛……尚可。

    李世民吃过之后,而后那长孙冲便前来见驾了。

    他朝李世民行了个礼:“臣长孙冲,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这长孙冲,从出身来说,乃是李世民的外甥,也算是李世民看着长大的,只是长孙冲被派来百济后,李世民便再也没有见过长孙冲了。

    此时长孙冲的个头已经很高了,面上显得稳重,与从前的样子可谓是相差甚远,李世民几乎已经认不出他来。

    而站一旁的长孙无忌,便就在长孙冲上前来见礼的时候,其实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儿子,父子二人对视之后,都默契地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长孙冲到了近前,总算是可以好好看看这个许久不见的儿子了。

    长孙冲显得镇定自若的样子,举手投足间,都带着稳重的气息。

    李世民显得很高兴,大笑道:“冲儿,你的父亲近来一直念叨你呢,朕让你来这百济,汝父是一直对朕有怨言啊。”

    长孙冲便谦和地道:“来百济,乃是臣心甘情愿的事。男儿志在四方,臣不来,别人的儿子也得来,谁家的父亲又不心疼自己的儿子呢?长孙家世受国恩,倘若只希望能够仗着宫中的关系生活优渥。那么……必定是不能长久的。一个鼎盛的家族,理应是人才辈出,且族中子弟们不畏艰险,上遵君命,下安黎民,方是长久之道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听罢,眼中顿时浮出欣慰之色,大喜道:“想不到你能领悟这些,不错,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长孙冲则道:“其实是朔方郡王殿下教诲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便又看向了陈正泰。

    陈正泰则是一脸懵逼,心里呐喊,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?好吧,就算说过,那也该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吧。

    大概是他没有什么表示,却见长孙无忌一脸幽怨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陈正泰便觉得自己好像是个枉费了别人一番好意的坏人似的,于是他连忙咳嗽两声,尴尬地道:“陛下,我不过是将自己心中所想告知长孙而已,咳咳……这是我的心声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又笑了,道:“你们看看,若是年轻人都如正泰这般,朕还有什么好忧愁的呢?很好,这是鸿鹄之志。朕年轻的时候,也是这样想的。”

 &
第六百零六章:册封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