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笼
    李承乾此时才意识到,陈正泰的脑洞远超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说实话,直接突袭和擒拿对方的首领,这在古人而言,是想都不会想的事。

    这种操作,便是演义里也不曾有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细细思量。

    未尝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摸清了大食人的底细,而后假装派出使者,使者带着大量所需的器械,先靠近对方的王城。

    而后……在某个时间段,突然发起袭击。

    对于陈正泰和李承乾而言,他们最大的优势就在于,大食人只怕就是想破脑袋也想象不到,大唐居然会玩这一手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对方是在根本没有任何防备的状态。

    而这……很关键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失败的风险依旧很大,一旦失败,就意味着大唐偷鸡不成蚀了把米,承受的代价可能就不只是一些人手的损失了。

    只怕还要被各邦嘲笑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这是在做‘傻事’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李承乾而言,他还是对陈正泰比较信任的。

    既然陈正泰想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那便试一试吧,只是……人手呢?若是没有精干的人手,此事,只怕想都休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陈正泰似乎对这早就有了打算,面上显得很淡定,他缓缓地道:“在西宁,我操练了一支人马,当然……这支人马的人数规模不多,百人的规模而已,大多都是咱们陈家的远亲,倒是可以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?”李承乾错愕的看着陈正泰。

    他有时候真的挺佩服陈家人,这陈家人还真是什么事都干啊。

    陈正泰便道:“为首的一个,叫陈正雷。”

    陈正雷……

    李承乾喃喃念着,对这个人显然一丁点的印象都没有,他摇摇头,苦笑道:“这是无名之辈。”

    古人很讲究有名有姓。

    姓名……是和家族渊源捆绑在一起的,一个人首先得有姓氏,这决定了他的出身,而后……他的大名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毕竟,在古人心目之中,所谓的无名之辈,大抵和指着鼻子骂人辣鸡没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陈正泰便不以为然地道道:“只要有才能就行了,殿下管他什么有名有姓呢?这陈正雷……带着人在西宁已经操练了几年了,别看他们人数少,却是短小精悍……不,却是……却是精锐中的精锐,实话和殿下说了吧,陈家在河西,危险重重,为了以防万一,暗中倒是蓄养了一些死士,这些人……大多都和陈家有着关系,为的便是防范于未然。原本这些人,是轻易不会动用的,乃是陈家的底牌!只不过……现如今,却不得不试一试了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忍不住惊讶地道:“你们陈家竟还有死士?”

    可一想,方才陈正泰都说了,陈家的死士是在河西操练的。

    而当初陈家大举迁徙往河西,在那河西不毛之地上,慢慢的扎根,若说没有危险,那是骗人的,养一些绝对可靠的死士,却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此时的风气,其实还延续这魏晋时的传统,世族养着部曲,豢养死士,本就是风气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李承乾道:“孤也听闻,不少世族都养着死士。可孤在想,这陈家的死士,难道和其他世族会有什么不同吗?我想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厉害之处,不过是忠诚而已。可此事关系重大,单论忠诚,是没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便笑了笑道:“殿下到时便知道了。陈家蓄养死士的方法,和别处有些不同,学的……是另一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一时失笑,道:“也罢,你给孤一份详细的章程,我们再推敲一番,而后……就尝试一下吧,当然……此事切切不可和人说,若是让人知道了,到时计划失败,孤与你,只怕要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了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便干笑道:“这是当然的,我又不傻。是了,殿下是否也去东宫挂个祈福的平安牌子?我们陈家也打算挂了,与民同忧嘛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李承乾顿时有些愤慨:“人人都挂,他们占了先,你看看那孤的几个兄弟,都跑去了大慈恩寺,哎……孤此时再挂,反而里外不是人了,孤偏不挂上,免得让人说孤跟着凑趣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心里忍不住地想,这李承乾,终究还是有孩子气的一面啊。

    按说这等事,哪里有赌气的,挂了便挂了,又如何呢?

    陈正泰便没有再劝,送别了李承乾,而后等武珝小憩起来,二人开始研究舆图,以及所有的资料,寄望于能够制定出一个周密的方案。

    这等事,难就难在怎么精准的偷袭,可同时难的,却还有如何安全的撤退。

    偷袭也是一门手艺活,可没有那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武珝是个心细如发之人,她一次次的对大致的章程进行修补删改,而陈正泰在另一边,却是修书,令人速速送往西宁,打算让西宁方面做好准备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&
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笼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