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笔
    这大食王居然当真被人礼送出了波斯。

    甚至所有的俘虏一个都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都心有余悸的不断回头,见后头的人没有拿出弓箭来射杀自己,这才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些人给他们制造的印象,却是太深刻了。

    到现在,他们依旧无法安稳的睡个好觉,仿佛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在半夜被人拎出来,而后用那短枪指着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在后世,叫做伤后应激障碍。

    当他们跌跌撞撞回到了巴格达的时候。

    大食王与贵族和教士们聚在了一起,而这王宫依旧还有许多的痕迹。

    此时的大食王,最应该做的,理应是立即表示应该加强巴格达的卫戍,并且宣誓复仇。

    这乃是大食的传统。

    可大食王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却是,立即派出一个规模宏大的使团前往大唐,这个使团的规模,将空前之大,为了表示对于大唐的善意,他们将带去大量的黄金,不只如此,大食王所交代的是,抵达了大唐的国都之后,对于大唐的一切的要求,都要予以照准。

    这个命令,是理应会受到贵族和教士们的群起反对的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毕竟此时的大食正在扩张期,他们用宗教的旗帜团结起来,而后四处攻伐,以宣讲教义的名义,凝聚人心,从而做到不断扩张的目的。

    倘若此时对远在天边的大唐示弱,这显然……是决不允许的事,会大大的削弱宗教和王权的威严。

    可贵族和教士们居然出奇的保持一致,他们选择了沉默,依着大食王的命令,开始行事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发生的一幕,让人记忆犹新,接近两千人死亡,数千人受伤,上层的贵族统统被俘,而这……不过是一个百人规模的唐军所造成的。

    而那大唐的国土,是何等的广袤,人口何其之多,一旦大唐真正开始对大食动手,想一想那天上数不清飘荡的飞球,那无端如雷火一般的炸药包,还有只需按动,便可连续发射的火枪,甚至是这些大唐士兵们的胆魄,都足以让打人心底里生出寒意。

    与其做无意义的对抗,自取灭亡,倒不如选择合作,或者……服从。

    真正可怕的,其实不只是如此。

    大食人若是俘虏了任何一国的国王或是他们的贵族,第一个反应,便是奇货可居,借此来要挟对方,或者直接将人杀死,制造敌国的权力真空。

    可人家居然直接将人放……放了。

    这种恐怖,才是最真实的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不是对方要透露出来的意思是,脑袋先寄存在你的身上,好好听话,下一次若是不听话,那就再来拿。

    因而,大食王下达的第二个命令,便是对大唐的任何商旅,提供力所能及的保护和便利,全境上下,不得违反,如若不然,便是整个大食的敌人。

    两道命令迅速的得到了贵族和教士们的赞同,即便偶有一些不谐之音,也迅速的被淹没。

    而后,一个大规模的使团已经开始出发,他们带着数不清的马匹和骆驼,一路向东,上千人规模的使团,蜿蜒数里,朝着未知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陈正雷等人也开始收拾了行装,踏上了归途。

    同行之人,除了自己的队友,便是玄奘和尚和他的随扈之人。

    玄奘和尚一副不喜不悲的样子,似乎一年多的囚徒生涯,并没有给他制造太多的痛苦。

    他没有取到西经,这是他平生最遗憾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随扈们似乎很能理解他的感受,拍拍他的肩,表示能够理解他内心中的痛苦,甚至还表示,等回了长安,下次若是玄奘还有兴趣取经,他们依旧愿意奉陪,下一次出关,干一票更大的。

    于是玄奘和尚只能反复的宣讲着佛号,阿弥陀佛个不停。

    事实上,其实他已是习惯了陈爱香的惊人之语。

    有时念经的时候,耳边没有陈爱香的几句打趣,甚至还会觉得好像少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玄奘依旧坚持自己的佛性。

    而陈爱香无论任何时候,也不改自己的人间烟火气。

    因而固然是每日相互给对方洗脑,可实际上,彼此却总维持着微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佛学在大食人那里,为何针插不进,水泼不进?根本缘故,在于大食人的凶残,好杀成性。可倘若我们的刀子比他们更锋利,将来才可将佛学传入。你也算是高僧,可在大食,还不是被抓进死牢里,口不能言,手不能动?所以你整日说什么慈悲为怀,放下屠刀。这话就很不对了,没有我正雷叔的刀子,他们肯放下屠刀?可见世间的一切学
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笔(第1/3页)